首页 > 新闻 > 社区  >  周立波涉嫌持枪藏毒案审前听证(图)

周立波涉嫌持枪藏毒案审前听证(图)

03-24 [db:关键词] 我要评论
 周立波(右2)与妻子胡洁(左2)身着情侣装来到法庭,笑容满面,看上去心情不错。(王伊琳摄)

   【侨报记者王伊琳3月23日纽约报道】周立波涉嫌持枪藏毒案23日在长岛纳苏郡高等法院进行审前听证,检方与辩方分别拿出有利证据,双方辩论焦点是“警员搜查轿车和袋子是否获得驾驶员的同意”,检方称警员获得驾驶员和乘客口头和动作示意同意,而辩方则认为缺少书面证据证明获得同意。

    23日上午,周立波与妻子胡洁以及四名律师等准时到达法庭,周立波与胡洁穿着情侣装,都是带着黑色花纹的黄色风衣,头戴黑色圆帽,还戴着墨镜,看起来十分般配和时尚,二人的心情看起来比较轻松。

   开庭后,检方与辩方皆表示已做好审前听证的准备。审前听证列席法官为斯兑恩(Howard Sturim)。助理检察官格拉里(BrittanyGurrieri)首先请出警员利特罗(Anthony Litterello)作证。利特罗说,自己是在2017年1月19日晚在莱亭顿镇(Lattingtown)巡逻拦截载有周立波与唐爽的轿车的警员,约在晚间11时50分左右在贝福尔路(Bayville Rd.)看见驾驶员拿着手机在看,他和搭档便开警车跟在后面,当时发现这辆轿车的速度是每小时50英里,后来成为每小时30英里,因速度不稳,他担心驾驶员酗酒,因此亮警灯示意驾驶员旁边停下。格拉里之后就“搜查轿车和袋子是否有驾驶员的同意”这一问题重点询问警员。警员说,他用冷静的口气问驾驶员,是否可以检查轿车。当时驾驶员好像听不懂他的话,就转过头问副座的乘客,这名乘客用警员听不懂的语言和驾驶员交流了一阵子,之后两人用“上下点头”的方式表示同意且口头上说“是”。

   之后,辩方开始交叉询问(cross-examnation)。辩方律师斯卡林(Stephen Scaring)首先就拦截是否符合情理作出询问。斯卡林问警员,为何拦截这辆轿车。警员回答,看见驾驶员在看手机。斯卡林追问,在相关法律中,开车打电话违法的法律对打电话的定义是离耳朵一定距离,问他是否就此法律作过专业训练。警员说曾经在警察学院培训时作过训练。第二个斯卡林强调的疑点是“搜查轿车和袋子是否有驾驶员的同意”。他强调,没有任何的记录证明警员获得驾驶员的同意,他还诟病警员没有提供同意书,警员则说警局没有同意书这一类的东西。斯卡林还表示,电话公司记录显示,周立波的手机上当时没有打电话的记录。此外,斯卡林还表示,检方作的DNA记录显示周立波的DNA与被发现的枪支和毒药的不配对。

   23日的听证十分精彩,双方激辩,但因辩方因有一名证人无法当日来到法庭作证,法官因此将听证延期至3月27日。斯卡林在庭外表示,他对打赢案子有信心,不过对周立波在微薄上所称的“遭人陷害”表示不能评论,而周立波本人当日也说不能多说。对于周立波当时驾驶的轿车的归属权问题,他也表示不能回答。然而,纳苏郡警方则在23日确定,此辆轿车所登记的名字既不是周立波也不是唐爽,并表示没有报告显示当时有任何DNA报告记录。纳苏郡检方则对一切问题拒绝回答,称这个案子还在发展中,不可评论。

 周立波(右3)完成审前听证后走出法庭房间。左2为其妻胡洁。(王伊琳摄)

   23日出庭,周立波相比过去,则显得沉稳很多,他表示因司法程序,很多事情不能说。另外,这名作证的警员事发时才上岗几个星期。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