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热点  >  美国29次作梗WTO“最高法院”凉了 全球贸易或雪上加霜

美国29次作梗WTO“最高法院”凉了 全球贸易或雪上加霜

12-12 我要评论

在美国多年阻扰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命名常任法官后,该机构10日因两名法官届满退休导致人数不足,无法再审理贸易争端,于11日正式陷入瘫痪状态。

对此,中方指出,上诉机构成了美国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又一个受害者。

SD121202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总部。(图片来源:新华社)

11日,因成员只剩一位,低于有效运行的人数下限,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在运行了20多年后正式停摆。

中新社报道,上诉机构是争端解决机制的最后一环。根据规则,贸易争端双方如果对WTO专家组的报告有异议,可以诉诸上诉机构。上诉机构给出的意见通常就是最终裁决,且具有强制约束力,因此,上诉机构也被称为WTO的“最高法院”。如果败诉方拒不执行裁决,胜诉方可对其施加贸易报复。

可一旦上诉机构瘫痪,WTO成员在专家组程序之外仅可使用仲裁手段。但这与上诉机构的审理和裁决在性质上有明显区别,效力上也大打折扣。

那么,于1995年1月1日加入WTO的美国如何以成员国身份加以阻挠?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网12日报道,作为争端解决机制的一部分,上诉机构常设7名法官,每人任期4年,每起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进行审理。法官遴选程序遵循世贸组织成员协商一致的原则,也就是“一票否决”原则,即所有164个成员全部同意的情况下,遴选程序才能顺利进行。

自2017年以来,美国以所谓上诉机构“越权裁决”“审理超期”、法官“超期服役”等多项问题为由,将上诉机构裁决与遴选挂钩,两年29次动用一票否决权,单方面反对启动对新法官的遴选程序。

至于美国为什么一直不让上诉机构遴选新成员,业内人士分析,有以下两个原因。

一是美国用上诉机构的存亡当筹码,迫使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同意美国对世贸组织的改革方案。二是如果没法把WTO改造成美国想要的,那美国就让争端解决机制瘫痪,避免再做出对美国不利的裁决。

自小布什上台以来,美国就开始要求WTO按其心意改革,并使用一票否决权阻扰命名新法官。而在特朗普上任后更是变本加厉,导致WTO上诉机构从2018年1月起仅剩3名法官,正好是开庭审理的人数下限。10日,随着印度籍法官巴蒂亚和美国籍法官格雷厄姆任期届满,该机构将只剩下中国籍法官赵宏一人。

对于停摆,上诉机构前任法官张月姣称,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

张月姣2007年11月当选为WTO上诉机构成员,是该机构首位中国籍“大法官”。张月姣在致上诉机构成员的信中称,她今年曾两次回到WTO,目睹了上诉机构成员在巨大压力和不确定性下仍然坚持工作的情景。虽然大家都竭尽所能,但仍未使这颗WTO的“皇冠明珠”免于危机。

在11日中国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就此事表示,上诉机构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

“很遗憾,WTO上诉机构成了美国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又一个受害者。”华春莹强调,美方一意孤行、蛮横阻挠,致使上诉机构陷入瘫痪,这反映出了多边贸易体制的脆弱性。“国际社会不能失去公平和正义,不能任由个别国家、个别人为所欲为,相信这是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共同心声。”

北京学者认为,这对全球贸易而言不啻为雪上加霜。

当前,受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升温,主要经济体贸易摩擦持续,世界经济整体低迷等影响,全球贸易正遭遇多年未有的“寒冬”。据WTO预计,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增速可能仅为1.2%。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称,上诉机构停摆将进一步增加全球贸易体系重新被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支配的风险,对贸易稳定增长不利。

中国常驻WTO代表团代表张向晨也直言,对世界贸易秩序来说,上诉机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

上诉机构停摆,直接原因是美国一直阻挠新成员遴选,导致人手严重不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表示,美国对上诉机构早有不满,意图以这种极端方式减少WTO对美国的约束,重塑对其有利的“游戏规则”。

为避免全球贸易重回“丛林时代”,眼下已经有117个WTO成员呼吁立刻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

但在崔凡看来,考虑到WTO在重大事项谈判中奉行“协商一致”原则,而美国的态度没有改变迹象,争端解决机制危机预计难在短期内解决。

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也表示,WTO成员在改革问题上既有共同利益诉求,同时也存在显著分歧,改革注定是一个复杂而“非常艰巨”的过程。在此背景下,虽然大多数WTO成员都希望保留上诉机构,也提出了不少方案,“但目前还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前景”。(完)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