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热点  >  侨报社论:名校“偏门”是对寒门学子的最大不公

侨报社论:名校“偏门”是对寒门学子的最大不公

03-15 我要评论

12

行走在校内的哈佛大学学生。(图片来源:资料图/新华社)

12日,美国爆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招生腐败案,6个州的50个人被控告,其中包括入学考试管理人员、考试辅导员、精英大学的体育教练,以及富有的父母:他们是CEO,好莱坞明星,华尔街富豪。这些人通过贿赂等各种非法手段,修改孩子的入学考试成绩,或假造运动特长生身份,让孩子进入耶鲁大学、乔治城大学、斯坦福大学及南加州大学等名校。

此案一经曝光,全美哗然,人们一方面震惊,一些富人家长为了让孩子进入名校,可以用金钱开道,同时,人们感叹,有多少出生寒门而刻苦学习的学生成为事实上的受害者,被从“偏门”而入的富家子弟挤占了位置。

最为愤怒的,是那些通过“前门”艰辛挤入名校的学子们。3月14日,两名斯坦福大学在读学生对所涉的多所大学发起集体诉讼,起诉的学生认为,由于这些犯罪行为,未来她们所获得的斯坦福大学学位会被“贬值”。眼看3月15日至4月1日就是美国各大学招生办宣布招生结果的日子,这场丑闻所引发的危机怕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消化。

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此次入学贿赂丑闻,是因为它暴露了美国高校,特别是名校的招生体系存在制度性缺陷,损害了公平公正的入学原则。此外,名流阶层道德感缺失、“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神圣的教育领域再一次应验,也使得人们思考美国日益严重的阶层固化问题。

包括藤校在内的美国名校,其招生政策近年来备受争议。大学录取的公平、公正原则,正在日趋受到申请者所属社会阶层、家庭背景等条件的影响,寒门子弟想进名校越来越难。众所周知,名校入学有着不合理的规则,但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它们是公开与合法的。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是名校招生中的“传承录取政策”(Legacy Admission),传承录取所偏向的两类人,即校友的子女后代以及给学校捐款者的子女后代,已经在名校录取中占尽优势。在SFFA(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即“学生公平入学组织”)诉哈佛录取歧视一案中,一组数据对比令人印象深刻:在2009年至2015年间,在4664名符合传承录取政策的哈佛申请人中,有34%被成功录取,而普通申请人的录取率则仅为6%。至于通过捐款方式让子女入学,卡通剧《辛普森一家》里有一个笑话:耶鲁的招生官对前来的土豪父子说的:“按你儿子的学习成绩和SAT分数,你需要捐一个国际机场才能够进本校。”可见,捐款入学者必须财大气粗,但却不必品学兼优。

如今,名校入学的潜规则在这次曝光出来。在“偏门”丑闻中,那些父母为每项考试支付的贿赂费用在1.5万美元到7.5万美元不等,这笔钱相对于捐款入学所需的巨额资金只能算作一个零头,但已经足可以确保自己的孩子进入名校。所以,当富人的捐款、精英阶层的校友、以及小额的贿赂,把“后门”和“偏门”占了个满满当当,那些走前门的学子还有多少胜算?一项由哈佛研究人员主导的调查表明,出身于社会前1%家庭的孩子相对那些出身于底层20%家庭的孩子,有77倍的可能就读顶尖名校。这次卷入丑闻的大多数名校从社会前1%家庭中录取的学生要超过社会后60%家庭孩子的总和。

对普通美国人而言,大学录取丑闻无疑粉碎了通过勤奋和坚持就能被名校录取的信念,事实上是对美国信念、美国梦想的一个碾压。 在金钱的作用下,游戏规则已经被全面破坏。华人家长们也义愤填膺:我孩子在这吭哧吭哧苦读,还要受到种族配额等各种隐形的限制,如果大规模的录取欺诈再无法得到根本性的遏制,无疑将进一步剥夺中低收入华裔学生公平录取的权利。因此,希望此事成为一个警钟,高校招生中的漏洞以及种种制度性缺陷需要得到有效纠正。(完)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