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热点  >  贿赂进大学?划得来吗?

贿赂进大学?划得来吗?

03-15 我要评论

据路透社消息,超过二十余个富裕家庭被指控通过欺诈或贿赂的手段帮助子女进入顶尖名校,这些家庭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表明,犯罪,即使是以读名校为目的的犯罪,最终将是一笔亏本买卖。

但除去可能的刑事处罚,这一丑闻也让人好奇,这些家长付出的贿金,与他们子女未来的收益相比,真划得来吗?

加州地产商艾萨克森夫妇(Bruce and Davina Isackson)2015年7月为让大女儿以假冒女足运动员身份进入UCLA,花掉当时市值25万1千美金的2150股Facebook股票,后又花35万美金让小女儿以假冒划船运动员的身份进入南加大。硅谷金融公司海克力斯资本前主席亨瑞奎斯(Manuel  Henriquez)及夫人伊丽莎白(Elizabeth)花50万美金,在女儿入学考试中作弊,并假冒她的网球资质,让其进入乔治城大学。另一位未具名的考生亲戚花了120万美金帮助前者以不实的足球运动员身份进入耶鲁大学。很多家长给枪手付1万5千美金,让他们为自己孩子考一场入学考试。这些花销,都还没算入学后的学费、住宿费、书本费等其他开支。

联邦调查局(FBI)3月12日就大学招生丑闻召开新闻发布会(美联社资料图)

五年前,时任旧金山联储研究部副部长的达利(Mary Daly)在一篇论文中提出,上大学的开支,从长远来看,是划算的。一名大学生2014年一个学年要花两万一千两百美金,但与一名高中毕业、不付大学学费的同龄人比,大学毕业者退休时多赚83万1千美金。按照达利的模型和政府数据,路透社分析发现,每年付7万美金学费的大学生,在同等情况下,比一名无大学文凭者,一生多赚130万美金。

一些行贿成本并不高的家庭,如艾萨克森夫妇,他们所付的39万1千美金(贿金加四年学杂费)即使从大女儿一生赚到的钱中扣除,她还盈余120万美金。而对于像“绝望主妇”演员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那样只付1万5千美金作弊费的家长——算一算有大学文凭和无大学文凭者每年两万两千美金的收入差,就知道这是笔划算的买卖。

在目前全美累积学生贷款达1万5千600亿之巨的情形下,这次还在不断发酵的丑闻无疑更加凸显了那个偏袒富裕家庭的大学录取系统,是如何一步步加剧美国经济不平等的。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